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优秀文学作品选登——我们走在大路上
2019-09-19 17:22:21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我们走在大路上 
作者:张婧

       中秋小长假,我带上了爸妈去逛逛新高速。刚上京秦“玉田北”,右侧碧绿的山坡果园和左侧高楼林立的城市景象,就令老妈赞不绝口,老爸则一边四处看一边感慨:“咱们玉田的路越来越好走。走在大路上,不能忘了母亲路啊!”
       “母亲路”!这个亲切的称呼,让我深深感受到我的父辈对道路的深情与感恩,也隐隐流露出修路的艰辛与坎坷。是啊,没有一条河的名字叫“母亲”,可是当河流以母爱滋养子民,当子民在河畔繁衍生息,我们就会以最深沉的爱叫她“母亲河”。没有一条路的名字叫“母亲”,可是当她躬身劳作、我们绕膝而居,当她除了给我们家乡、还给我们远方,我们就叫她“母亲路”。
        “去寻找属于我们玉田的母亲路”,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。走在大路上,不忘母亲路,一定找到她!
       惊喜!“燕明刀”说出了远古的秘密
       我记得一位深谙收藏的朋友说过,古钱币最能见证历史。钱币从某种程度上标志着经济社会之间的往来关系,也标志着这个时代的文明。早就听说我县出土过古钱币,不知道有没有我想要的那一枚。
惊喜!我县在60年代,果真出土过春秋战国时期的钱币。
       这是一种“明”字刀币,当时属燕国使用。那时的燕国便是今天的北京市,而玉田属无终子国,这充分说明,无终国与燕国之间有经济上的往来,既有经济上的往来也必有车马大道相通。也就是说,春秋战国时期,玉田就有了通往北京的车马大道,如果车马大道还在,她已经足足2700岁!
       其实,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旧古器时代文化遗址——孟家泉遗址,也在这条路上。据专家考证,孟家泉文化距今已有大约一万八千年。
       历史长河尘埃落定。这条通往北京的车马大道见证着时代沧桑和远古文明:秦代将其扩建为驰道,秦始皇不仅热衷于修建长城,还热衷于修建驰道,“秦为驰道于天下,东穷燕齐,南极吴越,江湖之上,滨海之关毕至”;唐代演进为驿道;到了清代,成为皇帝去盛京(今沈阳)祭祖的“御道”,从蓟(今北京)至无终(今玉田)、孤竹(今卢龙)经滦河谷出塞至辽东,路线愈加清晰,也称“京沈御道”;中华民国建立之初,这条路被称为“北宁国道”,后更名“京榆公路”“平榆公路”,到1931年全线完成通车,全长380公里,与目前的102国道基本同向,她始终连接着玉田和祖国的首都。
       这就是我们玉田县的第一条公路,也是中国北方横贯东西的交通大动脉。她穿越历史,缓缓延伸,容颜改变,但方向从未改变,迄今仍是玉田县的主干道,从绕城而行到中心大街——“无终大街”。
       人间正道是沧桑。我彷佛看到,历经18朝的车马大道,修长而婉转,象我们美丽的母亲;静寂而贤淑,象我们善良的母亲;无畏而坚韧,象我们勇敢的母亲……千百年来,她一直都在我们身边,“母亲路”!我不禁轻声的唤着,有深情更有冲动。
       古老文明、传统美德和交通命脉,这就是我们的母亲路。2700岁的母亲路,“不辞山路远,踏雪也相过”,“六国扰,三秦扫”过,尘土飞扬、战马冰河过,她屈辱过、觉醒过、抗争过……但是时光,彷佛淡去了她的伤痕与泪渍,她每天给与我们的都是故乡与远方。
       芳华!母亲路最美的遇见
       不论是春秋战国的势力争夺,还是明清时期的腐败没落,甚至到民国的政局动乱,没有一条道路是为百姓而修设。相反,哪一朝的修站建壕、强取豪夺、省亲宴宴,受伤害的不是百姓?《玉田县志》上记载“车马奔驰,屯云流水,官受其累,而百姓逃亡”。作为“郊连圻甸,境接辽封。驿使交错,路当要冲”的玉田县,除设有“阳樊驿”,还设有“行宫,御林”,我们的祖辈除了要付出超负荷的劳役,还要忍受官兵的抢夺和蹂躏。
       直到抗日战争爆发。1937年,卢沟桥事变敲醒了抗日的钟声,玉田人民觉醒了,我们的母亲路成为一条英雄的抗日路。在冀东区委“大破令”的指挥下,玉田广大军民挖断公路,拆毁桥梁,在公路上埋雷,阻断敌伪交通……八年抗战,四年解放,无数次破交斗争,受伤的母亲路,切断了敌人的清剿和扫荡,和英雄的玉田人民一起载入了史册,成为一往无前的巨大力量激励着后人。
       1949年,新中国成立了,中国人民站起来了!我们的道路也终于属于人民了!新中国成立之前,2600多年让母亲路千疮百孔;而新中国成立后仅仅用了70年,母亲路便旧貌换了新颜!
       新中国成立70年的岁月成为母亲路最美的遇见!
       1951年大修,母亲路把志愿军送到山海关港口抗美援朝;1953-1965年大修,母亲路经历了无路面-砾石路面-沥青路面三次质变,标志着我县公路建设的一次巨大飞跃,更是我县公路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重要里程碑。
       改革开放更让我们玉田的道路焕发了青春。1978-1985年,我县发动全县人民的智慧和力量,大修母亲路的同时,还修建县、乡级公路96条,实现了河河相通、路路相通、乡乡相通,330个村晴雨通车。这期间,政府组织,人民出力,600多万个工日,让玉田道路彻底改观;1989-1995年,全县共投资1536万元,实现了乡乡通油路,村村通砾石路;2004-2008年,我县的道路跨入新时期,实现了村村通水泥路,平坦的道路铺到了老百姓的家门口,被老百姓由衷的赞为“民心路”。
       2005年,母亲路登上了“国道”大榜,被命名“国道”102线,全程1297千米,穿过6个省、12个市、24个县。
       我们的母亲路,始终连着首都。
       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岁月里,母亲路遇到了最美的时光,她更加修长、宽阔、婉转。此时的母亲路,更像一位慈祥、宽厚的长者,守望着子民,有祝福,有期许。
       梦之路!通往首都
       母亲路穿越了大半个中国北方,沿路的城市与乡村源源不断的向祖国的四面八方输送着煤炭、钢铁。母亲路是快乐的,疲惫的,也是孤单的。
       1985年,母亲路有了第一条伴侣路:京秦铁路。这时玉田县还有了自己的火车站,火车从半空中呼啸而过曾是我们最骄傲的风景之一;1997年,母亲路有了第二条伴侣路,也是穿越玉田的第一条高速公路——京沈高速,这条路几乎完全和102国道同向,他们肩并肩伸展的景象,让我不禁想起了著名女诗人舒婷的诗句:“你有你的铜枝铁干,像刀,像剑,也像戟;我有我红硕的花朵,像沉重的叹息,又像英勇的火炬。”此刻,我们的母亲路,在新中国希望的田野上洋溢着满身的幸福。
       更为可喜的是,为与京沈高速出口接轨,两条南北纵向公路应运而生。特别是投资15.7亿元的玉滨公路,不仅成为玉田南北交通的迎宾大道,也是连接天津滨海新区的重要通道。途经彩亭桥、玉田镇、潮洛窝等9个乡镇83个村,全长60公里。玉田,从来没有一条公路,走这么远,铺这么宽。
       我的耳畔不禁响起了熟悉的歌声,“我们走在大路上,意气风发斗志昂扬”……乘着歌声的翅膀,我带着爸妈在京秦高速上飞驰而行。京秦高速公路,也是京津冀三地新增的又一快速连接通道,标志着从北京到玉田真正实现了一小时交通圈。
       这还不够!被网友称为“玉田梦之路”的京唐铁路正在建设中,这是京津冀三地组织建设的第一条铁路,她紧紧的将玉田和天津、北京连在一起。10年以后,一座现代化新城将拔地而起,与玉田县城南北相应,在具有千年文化神韵的玉田县谱写新的时代传奇。
       我告诉爸妈,京秦高速时速120公里,从玉田到北京1小时,到遵化东陵仅仅18分钟。将来京唐铁路建成通车后,从玉田到北京将是分分钟的事儿。我爸说:“我年轻的时候骑自行车去东陵要走小半天,到北京要10多个钟头,上了高速跟飞一样,快了10倍!”我妈问我:“是不是我们玉田的路是全国最快的?”我说:“妈,这不是玉田速度,是中国速度!”是啊,中国速度,我们骄傲的速度!
       据央视新闻报道称,截至2016年底,我国高速公路已超过13万公里,不论是建设速度、质量还是总里程,都稳居全球首位。
       从车马大道到砾石小路,从泥泞跋涉到高速快轨,从“母亲路”到“梦之路”,从丝绸之路到“一带一路”……“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”!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,中国人民更始终牢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;新中国七十年来,玉田人民和全国人民一道,从未放弃对幸福的追求。此刻,走在大路上,我耳边又响起那嘹亮的歌声,“我们的道路多么宽广,我们的前程无比辉煌,我们献身这壮丽的事业,无限幸福无限荣光”……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关于今冬缴纳取暖费、供暖报停通知
下一篇:田军威任玉田县人民政府副县长、代理县长

分享到: 收藏